贯彻落实“党要管党 从严治党”要求的思考与体会

贯彻落实“党要管党 从严治党”要求的思考与体会


高红卫董事长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

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专题培训班上的讲话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准则》和《条例》,狠抓“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工作,是我们党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对于这两个党内重要的法规性文件,各级党员领导干部要带头认真学习和贯彻执行。只有这个关键的少数学深悟透了、执行好了,全体党员才有可能学好用好。不要说自己很忙顾不上,更不要认为自己觉悟高、水平高不需要学,其实我们在座的每个人在贯彻执行《党章》《准则》和《条例》方面,离中央的要求都还有很大差距,认真学习贯彻执行《党章》《准则》和《条例》是一项长期任务。

      今天共讲四个方面的思考与体会,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一、全面从严治党需要增强“四个意识”,首先要增强政治意识

      “四个意识”是一个整体,增强政治意识是基础、是前提,政治意识强了,大局意识才有可能形成,大局意识形成了才有可能自觉地建立核心意识、自觉地维护党中央的权威,才有可能真正做到向党中央看齐,向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看齐。

     讲政治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天然属性,不讲政治就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政党。比如,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就是政治经济学,而不是其他的各种就经济论经济的经济学。有同志认为,既然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党的基本路线要求“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那么其他工作都是次要的。显然,这是对我们党的基本路线断章取义,因此是片面的。完整地讲,我们党的基本路线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所谓的“一个中心”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两个基本点”分别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其中,四项基本原则是指: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防止走上空头政治的歪道,“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能脱离“两个基本点”确定的政治方向。就中国的现实国情而言,没有了“两个基本点”,何谈“中心工作”?偏离了“两个基本点”确定的政治方向,全盘照搬资本主义的那一套,跟在他人后面亦步亦趋,“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不可能实现,即使取得一些经济发展成果,也不过是给人家做“嫁衣裳”,又有什么意义?

      早在1994年召开的党的十四届四中全会就对党员领导干部提出要求:应该具有坚定的政治信念,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自觉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和基本路线,经得起各种风浪的考验;应该具有开阔的眼界,熟悉国情,了解世界,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务实创新,开拓进取;应该具有宽阔的胸襟,讲党性,顾大局,模范执行民主集中制,公道正派,任人唯贤,善于团结同志一道工作;应该具有较强的领导能力,讲究领导艺术,审时度势,驾驭全局,善于协调各方面的力量;应该具有优良的作风,廉洁谨慎,联系群众,真心诚意为人民谋利益。

     20多年过去了,这些要求今天仍然适用,说明我们党对党员领导干部的严格要求是一贯的,全面从严治党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前一个时期,党内有些人(甚至是党的高级干部)面对形形色色的诱惑、各种歪理邪说、各种“温水煮清蛙”的围猎势力,出现了不少问题,有的丑态百出,有的违规违纪,有的沦为罪犯,首先崩溃的防线都是政治意识。从政治意识淡化、政治意识淡漠甚至发展到不讲政治、走上邪路,这些人都经历了一个渐变的过程,并不是一开始就那么恶劣。如果从一开始就那么恶劣,这些人也不可能走上领导岗位。从陆续公布的情况看,一些人虽然组织上入了党,但思想上并没有真正入党,对党的历史和宗旨不甚了解或者不是真正认同,入党动机不纯,在作出一些成绩、成为领导干部之后,认为自己可以什么都不在话下。从忽视政治理论学习开始,理想信念逐渐淡化,将追求个人职务升迁和待遇提高放在第一位,讲索取不讲奉献,发展到个人私欲和野心膨胀、置党规党纪于不顾肆意妄为,最后是疯狂违规违纪违法,直至成为人民的罪人。中央指出的“七个有之”现象(任人唯亲、排斥异己者有之,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者有之,匿名诬告、制造谣言者有之,收买人心、拉动选票者有之,封官许愿、弹冠相庆者有之,自行其是、阳奉阴违者有之,尾大不掉、妄议中央者有之)是对这些人破坏党内政治生活行为的真实写照,这些人不仅自己堕落,而且还严重污染党内政治生态,导致一些问题在党内蔓延,群众很不满意。

    党中央认为,一个时期以来党内政治生活中出现的一些突出问题主要表现为:在一些党员和党员领导干部中,理想信念不坚定、对党不忠诚、纪律松弛、脱离群众、独断专行、弄虚作假、慵懒无为、个人主义、分散主义、自由主义、好人主义、宗派主义、山头主义、拜金主义不同程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问题突出,任人唯亲、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贿选现象屡禁不止,滥用权力、贪污受贿、腐化堕落、违法乱纪等现象滋生蔓延。特别是高级干部中极少数人政治野心膨胀、权欲熏心,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谋取权位等政治阴谋活动。这些问题,严重违背党的根本宗旨,严重侵蚀党的思想文化基础,严重破坏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严重损害党内政治生态和党的形象,严重影响党和人民事业发展。

    全面从严治党需要增强“四个意识”,首先要增强政治意识,从讲政治的高度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防微杜渐,从讲政治的高度将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落实于日常的党内政治生活之中,将严重违规违纪、严重扰乱党内政治生态的问题抑制于萌芽状态。

    从我们党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和教训看,增强政治意识和讲政治是关乎党的前途与命运的大事,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含糊和动摇。民心是最大的政治,党的群众路线、党的宗旨、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丝毫不能动摇。增强政治意识和讲政治不能搞空头政治,必须落实到具体工作和日常言行之中。政治上不能统一意志、凝聚力量,必将亡党亡国。中央认为,从近些年查处的重大案件可以看出,在一些出现大案、窝案的领域或地区,当前已经不能简单地采取“防微杜渐”措施解决问题,有些地方和领域已经是“满目疮痍”,但有些党员领导干部还在那里语焉不详、听之任之,这是非常危险的。中国已经是一艘巨轮,承受不了翻船的危险(小舢板翻了能很快正过来,巨轮翻了就只能沉没)。为了预防新形势下管党治党不严导致的各种严重违规违纪违法问题以各种面目出现,我们的各项事业、各个领域都必须毫不犹豫、大大方方地讲政治,普遍、持久地增强广大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的政治意识,维护党内正常的政治生活,重建党内政治生态。

     我理解,作为党组织的书记、副书记、纪委书记、班子成员,政治意识强不强,主要表现在把握方向、把握大势、把握全局上能否与党中央的要求保持高度一致,能否与党的理论、路线和方针政策保持高度一致,在这方面我们责任重大,决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忘乎所以。

     从集团公司总体情况看,广大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的政治意识是比较强的,也是比较讲政治的。但是一些单位、一些场合、一些党员领导干部在增强政治意识和讲政治方面,还存在明显不足。党组已经明确提出要求,增强“四个意识”,关键是增强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但增强“四个意识”首先要从增强政治意识和大局意识抓起。从现实表现看,我们的少部分党员领导干部表面上、口头上是讲政治的,但从实际行动上看却不尽然。比如党中央明确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等工作要求,党组根据集团公司实际拟定了一系列贯彻落实党中央要求的措施,并且反复宣贯、反复提醒,甚至付诸于考核,但一些单位无动于衷,依然故我,产业发展原地踏步,干部职工思想观念固化封闭,产业不行了辅业补,辅业不行了冒着巨大风险搞“三类贸易”凑数,捅出个大窟窿来了又将责任上推下卸,不愿承担;对于催收欠款和化解风险,党组对原当事人和现职领导都提出了明确要求,有些同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引起重视,抓风险化解工作不深入不细致,不亲自上手抓落实,或者是不舍得下狠手保全所在单位的合法权益,这些都是不讲政治的表现。试想一下,如果你自己家的巨额资产被他人强占,你能如此平静地泰然处之吗?这里要再次提示一次,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在执纪问责要求越来越严的大环境下,届时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罚绝不是同志们想象中的那样轻巧。

     一些领导干部缺乏担当精神或者是素质能力难以胜任履职需要,不决策、慢决策、乱决策问题不同程度地存在,错失大量发展机会,导致企业转型升级遇到的困难越来越多,困难越来越大,这些同志往往不是从班子和主要领导层面找问题,同样是把责任推到上级或者卸给下级,实际上一个单位有没有创新活力,群众和组织看得都很清楚,恐怕只有班子和主要领导自己不清楚,或者是装着不清楚。

    一些单位长期风气不正、政治生态不良,根子不在职工群众,也不在基层干部,而是在本单位极少数中层及以上党员领导干部。他们出于各种个人的原因,置大局于不顾,努力把水搅浑,以便浑水摸鱼。这方面的情况,组织人事部门、党群部门和纪检监察部门都有所掌握,具体是哪些同志这里不列举,希望各单位党委加强这些同志的思想教育,必要时进行诫勉谈话,仍然不改正的按照党章党规党纪给予纪律处分。

     还有一些同志虽然专业能力较强,但政治理论水平和“四个意识”不强,因此在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也在发挥消极作用,有时消极作用甚至超过了积极作用。这些同志必须尽快自觉地增强“四个意识”,持续不断地提升政治理论水平,对党章、党规党纪要求要有真正的理解,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集团公司党组的各项重大决策要有全面了解,否则在快速推进的党员领导干部政治素质和业务能力建设进程中,就有可能落伍、掉队。

    二、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是维护党中央权威的具体表现

     政治纪律是党最根本、最重要的纪律,遵守党的政治纪律是遵守党的全部纪律的基础。一个政党如果没有严明的政治纪律作保障,就会陷入一盘散沙甚至分崩离析的境地。习总书记指出:“政治纪律是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场、政治言论方面必须遵守的规矩”。

     但是,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同志错误地认为,党的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是“硬”纪律,是碰不得的“高压线”,而党的政治纪律是“软”纪律,有的时候看起来还有点“虚”,似乎触犯了政治纪律关系也不大;有的党组织也错误地认为,党员干部只要没有腐败问题,违反了其他纪律就没有追责和惩处的必要,这些都是要尽快纠正的错误认识。

     航天科工不是世外桃源,我们自身和广大党员领导干部每天都在经受各种考验,其中尤以政治考验最为隐蔽。许多情况下看似在处理业务问题,实际上处理业务问题所遵循的原则可以反映出我们的政治意识、纪律意识、规矩意识强不强。这方面我们自己首先要带头做好,同时还要促进班子成员和广大党员领导干部不断增强政治意识,讲政治、守规矩,履行好党员领导干部为党为国工作、为民谋利的根本责任。

     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说起来挺“高大上”的,其实不然。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仅在遇到重大政治风浪时才能凸现出来,即使是在最平凡不过的每一天也都能清晰地表现出来。什么叫讲政治?讲政治就是先讲大道理,再讲小道理,大道理管小道理;关键时刻甚至只讲大道理不讲小道理。讲政治是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基本前提,这一点作为党组织的书记、副书记、纪委书记一定要牢记,并且要学会用好用活讲政治这个基本前提。

     在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问题上,有些同志还存在一些朴素的想法,影响我们的心态和作为。比如,根据中央的要求,凡是信访举报件,必须要进行闭合处理,要么口头问询,要么函询,要么初核或核实,形成负责任的意见一并存档。这既是对信访和举报的重视,也是对领导干部的爱护。有些同志认为,既然组织相信我,就不应该怀疑我,对问询和函询有一定的抵触情绪。其实,如果组织真的怀疑你,就不会派你到重要的岗位上去工作,也不会让你自己来说有没有所举报的问题。之所以采取口头问询或函询方式了解情况,正是基于信任。另一方面,信任不能替代监督,信任必须建立在情况清楚基础之上。

     监督又分为组织监督和群众监督两种类型,组织监督形式上比较严谨,群众监督形式上不那么严谨,但两种监督都是必要的。党的十八大以来查处案件的线索大部分来自于群众举报。

     我们应该感到幸运的是,大家在一个群众监督积极性比较高的环境中工作,经常有人信访举报说明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群众的密切监督之下,不管他们说的是不是事实,都会提醒我们,有人在关注我们,这就使得我们犯大错误的机会大幅度下降。所以,大家应该感谢那些每天都在盯着我们言行的同志们,是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要把规矩和纪律挺在前面,时刻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状态开展工作,避免得意忘形、自以为是等问题出现。如果我们工作在一个缺乏监督尤其是缺乏群众监督的环境中,没准我们会小错误不断,甚至可能犯下严重错误。党组在处理信访举报情况时,一直都严格按照中央关于“三个区别开来”的要求,以事实为依据,以纪律和制度规范为准绳开展相关工作,没有违规违纪行为的领导同志大可不必因此而影响工作情绪,要继续大胆地开展工作,摆正心态,欢迎监督,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准则》提出,全党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党员不准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论,不准公开发表违背党中央决定的言论,不准泄露党和国家秘密,不准参与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不准制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党员不准搞封建迷信,不准信仰宗教,不准参与邪教,不准纵容和支持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及其活动。党员、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不准在党内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严禁在党内拉私人关系、培植个人势力、结成利益集团。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不准以任何理由和名义纵容、唆使、暗示或强迫下级说假话。党内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谀奉承。

     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要特别注意认真解决党内政治生活随意化、平淡化、形式化、庸俗化问题。只要是政治生活,就一定不能是随意化、平淡化、形式化、庸俗化的。或者说,随意化、平淡化、形式化、庸俗化的活动不是政治生活。之所以前些年党内政治生活出现随意化、平淡化、形式化、庸俗化问题,是因为我们这些组织党内政治生活的人没有按照中央的要求落实到位。因此,解决党内政治生活随意化、平淡化、形式化、庸俗化问题,要从组织和主持党内政治生活的人入手,从在座的各位党委书记抓起。其他工作做得好坏可能还有分担责任的可能,党内政治生活随意化、平淡化、形式化、庸俗化问题存在的责任,是不可能由其他同志分担的。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

     如何解决党内政治生活随意化、平淡化、形式化、庸俗化问题,中央政治局为我们作出了示范。首先是各级党组织的书记要带头解决党内政治生活随意化、平淡化、形式化、庸俗化问题,副书记和党委班子成员也都有责任一起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党内政治生活庸俗化已经上不了台面,更多地是转入地下活动,搞吃吃喝喝、封官许愿、拉帮结伙、吹捧一些人、打压一些人等。同时随意化问题也不多见了,因为大家思想上有了根弦,党内政治生活随意化就是组织观念不强的具体表现。但是平淡化、形式化问题还比较普遍。最常见的是批评与自我批评见事不见人,缺乏思想交锋意识,谈业务多、谈政治少,谈业务问题也不愿意从讲政治的高度分析原因。许多同志的自我查摆材料,把问题表现与深挖思想根源混在一起,恐怕触及到自己的思想认识问题。这些都是党性纯洁度还不高的具体表现。 

    三、各级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要主动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

    首先要解决一个认识问题。金无赤足,人无完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和问题,每一个组织也都有自己的缺点和问题。在不同的时刻或者面对不同的挑战时,总会有缺点和问题暴露出来。这一点谁也回避不了,也没有必要回避。

    其次,我们要解决另一个认识问题:缺点和问题在性质上也是有区别的,有些缺点和问题属于非原则性缺点和问题,不影响大局和根本;有些问题属于原则性缺点和问题,会影响大局和根本;即使是非原则性缺点和问题,时间久了、犯的次数多了,也会从量变产生质变。

    有了这两个认识,再来谈各级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要主动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就不应该有什么思想障碍和顾虑。当然,如果有人不接受上述两个观点,那只能说他的思想方法有问题,不适合于从事党务工作和承担领导责任。

    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存在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多次讲话中都有列举,党中央的文件也有列举,各级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也有列举,我在这里就不再重复。只讲三个比较普遍的问题:第一个问题,一事当前,是先替自己和小团体、本单位考虑,还是先替组织、群众和国家考虑;第二个问题,遇到前进中必须克服的困难是千方百计克服它,还是退缩、敷衍或拖延,犹豫不决;第三个问题,见到有损于党的利益、国家利益、企业利益和群众利益的言论和行动,是挺身而出,坚决斗争,防止和阻止这类侵害发生,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装着没看见。其实,这三个问题都涉及到政治意识问题。

    对于第一个问题,就是讲不讲政治的问题。讲政治就是先讲大道理,再讲小道理,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关键时刻只讲大道理,不讲小道理。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轻者算是政治觉悟不高,重者就是不讲政治。讲政治可以避免犯大多数的错误,尤其是在一些看似不起眼、波澜不惊、温水煮青蛙问题上,讲政治才可以避免犯错误。为什么十八大之前有那么多人犯错误、犯严重错误乃至犯罪,首先就是讲政治不够。我们大家都一样,没有一个人能够过硬地说自己与“四风”问题绝缘,或多或少、或重或轻地都存在一些“四风”问题。讲政治是一辈子的事,是全方位的事,不仅仅是在民主生活会上或者是遇到政治风浪的时候要讲政治,每时每刻、每个方面都要讲政治,才不至于犯大错误。

    对于第二个问题,就是使命感、责任感和担当意识问题。有使命感、责任感和担当意识,才会有献身精神。平常大家讲献身航天事业,真献身还是假献身,在是不是讲政治这个考验面前就会原形毕露。有些同志教育下属要有使命感、责任感和担当意识,可到自己需要面对困难和工作阻力的时候,要么是束手无策、不知所措,要么是不思进取、一拖了之。同在一个党组领导之下,为什么有的单位进步神速,有的单位拖泥带水,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干部和班子有没有豁得出去的献身精神,遇事总是给自己留后路,还没开始干就想着如何退,把困难看得比天还大,担心干不好丢面子、出洋相,恐怕别人说自己不行,为保持“一贯正确”的好名声而不做决策等。

    对于第三个问题,就是党性强不强的问题。共产党员死都不怕,还会害怕与错误的行为作斗争吗?党性强就能做到关键时刻站得出来、冲得上去,党性不强就会左顾右盼、前思后想、退避三舍。

    当然,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都是在出现问题之后,身上长了东西做手术多少会有点疼。最好的办法是预防,不出问题。预防问题出现关键在自律,其次在教育和提醒。自律是最好的、成本最低的方法,大家都可以用,坚持最重要,自律一辈子、修炼一辈子,才能“立地成佛”。在这方面,我和大家一样,都需要不断提升自己,做好预防。

    我国的政治制度与西方的政治制度有根本性区别,主要在于我国实行的是职业政治家制度,而西方则实行业余政治家制度。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演员和企业家、律师、医生、教授都可以直接成为国家的政治领袖,并且只有总统和州长等极少数人的产生实行选举制(也是代理制,并非全民一人一票制),其他执政团队都由总统和州长提名产生。某种程度上讲,这种制度安排曾经在从封建主义社会制度走向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过程中发挥过积极作用,对于防止封建专制权力的滥用是有效的,因为三权分立、直选、两院制、政党轮替,这些制度有利于削弱封建专制集团的政治权力,起到权力制衡的作用。这种制度安排的逻辑起点是人性本恶。经过几百年的实践,目前已经看得十分清楚的一点是:这种制度安排在削弱统治集团力量的同时,也弱化了公权力的正面作用,自由市场经济导致资源和财富不断向少数人集中,政治权力逐渐成为资本的奴婢。我国政治制度安排的逻辑起点是“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什么意思?就是说人性本善,只是后天养成的习惯使得人性差别很大。如果强化教育、引导和惩戒与奖励措施,特别是强化修身自律措施,人是可以保持善的本性的。我们党继承了我国这一优秀的文化传统,作为执政党主要团队成员的各类政治家,必须不断强化自我约束、自我监督、自我管理、自我提升,才有资格长期持续执政。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党必须主动解决自身不断产生的各类问题,每一名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必须主动解决自身不断产生的各类问题,这既不丢人,也不难看。如果我们党什么时候不能自己解决自身不断产生的各类问题,我们的每一名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不能自己解决自身不断产生的各类问题的时候,必然会有社会上的各种力量来推动我们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严重的情况下可能会推翻党的领导。中国职业政治家的体制所造就的职业化、专业化能力,确保各级政治领导人普遍具有丰富的经济管理与社会治理经验,再加上“权力与资本井水不犯河水”的政治制度安排(当官不能发财,发财不能当官),确保执政团队所拥有的公权力及其作出的决策,不受外部资本力量的干涉,这是我们党的领导地位经久不衰的关键所在。

    综上所述,各级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主动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是落实我国政治制度安排的政治基础,是党长期执政的基本政治保证。如果我们真的是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党,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就应该自觉地而不是被动地解决自身不断出现的各类问题。

    四、各级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要主动担负起管党治党责任

    党要管党、从严治党,这是我们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根本点。如果党不管党,必然会有其他社会力量来“管党”,“郁金香革命”、“玫瑰花革命”等花样翻新的政治运动就必然会借助民意闹事,侵蚀党的执政地位甚至推翻党的领导。

    治党不严,后患无穷。前些年,我们党内较为普遍地存在党的领导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问题,这种问题出现与治党不严密切相关。管党治党责任是全体党员领导干部的共同责任,上到党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委会,下到基层党的支部委员会;上到总书记,下到支部委员,每一级党组织和每一级党组织中的班子成员,都有这个责任。是不是每一级党组织和每一级党组织中的班子成员都自觉地担负起这个责任,那就千差万别了。中央之所以反复强调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求全党各级组织和各级组织中的班子成员都要向党中央看齐,向总书记看齐,主动地担负起职责范围内的管党治党责任。

     长期保持我们党的战斗力、凝聚力、号召力,仅靠党中央的管党治党努力是不够的,必须依靠全党的各级组织、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做到自觉地担负起管党治党责任。从我个人自我反省看,前些年在基层工作,以及到总部担任党组成员职务后,对于“一岗双责”和担负起本职工作范围内的管党治党责任做得都是很不够的,重视业务工作的程度比重视管党治党工作的程度要更高一些。即使担任党组书记几年之后,到现在也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管党治党自觉性不够、能力不够、重视不够等问题。这一点毋庸讳言,知不足者方可能改进。我一直在努力学习和探索如何更有效地担负起党组书记岗位上的管党治党责任,完成党中央和上级党组织交办的各项党建工作,但是坦率地讲,还没有完全做到位。

    我想,在座的许多同志从事党务工作多年,经验丰富,党性较强,担负管党治党责任的自觉性比我高,值得我认真学习。但是,即使如此,由于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新使命在党的十八大之后逐渐成体系地推出,受社会上各种思潮和不正之风的影响,职工群众的思想非常活跃,一些模糊认识、错误认识对于党员领导干部和普通职工群众的影响从来没有停止过,并且越来越深入、越来越隐蔽、越来越迅速,需要密切关注、高度重视、正面引导、加强教育、疏堵结合,把保持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脉关系放在党建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位置,经常抓、不断线。如果我们看不到这一点或者做不到这一点,很有可能犯政治错误。

    历史的经验和现实国际政治现象反复证明,民心是最大的政治。谁能抓住民心、获得群众的普遍认同,谁就能影响世界甚至左右世界,即使影响民心的因素不一定是健康的东西。下面,我以大家都比较熟悉的所谓“文明冲突”现象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一些早期对人类文明发展有益的东西,如果被历史进程所异化(或者说不能保持初心),结果会变得十分可怕。比如,左右当前全球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主流宗教,在其发展进程中演出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喜剧与一幕幕黑暗可怕的悲剧,有些悲剧今天还在延续(电视新闻上几乎每天都有相关报道)。占世界宗教前三位的宗教,分别是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都有类似的经历。

    伊斯兰教产生于公元七世纪的阿拉伯,当时的阿拉伯笼罩在东罗马帝国与波斯萨珊王朝长达400年的战争阴云之中,经济崩溃、民不聊生,伊斯兰教以“和平”“顺从”“互助”为基本教义,很快建立社会秩序,伊斯兰文明快速崛起。随着十进制、代数学、冶金技术的发展,伊斯兰文明开始征服性扩张。第一次扩张征服了阿拉伯半岛、北非、西班牙和葡萄牙,直至深入到欧洲腹地进攻法兰克福王国。随着14世纪奥斯曼帝国的崛起,伊斯兰开始第二次征服性扩张,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君临君士坦丁堡,结束了东罗马帝国千余年的统治历史,之后又兵临维也纳城下,并在之后数百年将势力范围扩大至南亚等重要区域。成功是自身的围墙,成就是内在的阻力。由于伊斯兰文明的扩张使得自身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当世界上其他文明的势力范围远超伊斯兰文明之后,固步自封的伊斯兰文明逐渐衍生出极端宗教势力,复仇、圣战等恐怖主义思想和行为的传播成为伊斯兰灿烂文明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基督教产生于公元1世纪元年,由叙利亚人耶稣创立,公元1世纪传入欧洲。其基本教义是“在上帝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罪人”,必须时时忏悔。这对于限制当时的王权起到积极作用。但当伊斯兰力量扩张至圣城耶路撒冷时,基督教徒开始了“十字军东征”,在“刀剑不染血的人要受到诅咒”的号召下,数万穆斯林人被杀害,血洗全城。后来又设立宗教裁判所,异教徒受到折磨。历史演化进程中,最初的教义被演化成“上帝是最强者,世人都要服从”这种强者逻辑,进而形成“强权即真理”的荒谬政治意识,成为历代征服者的思想武器,两次世界大战以8000万人以上的生命为代价,为这种政治意识买单。当前这种政治意识还在演绎着格式化伊拉克、阿富汗等国家的现实版本。IS的全称是ISIS(伊拉克叙利亚伊斯兰国,简称为伊斯兰国),IS的出现和泛滥与两种文明的冲突直接相关。当然基督教自身也演绎出至少四种主要派系(天主教、新教、东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也演绎出两个主要派系(什叶派、逊尼派)。

    佛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宗教之一,出现于公元前6世纪。由古印度的释迦牟尼创立。提倡“因果报应、修道行善、普度众生”。佛教文明虽没有对外征服扩张的历史,但是近代以来也被一些人挟裹着朝“庸俗化”与“极端化”两个方向异化:一个方向是借用佛教的名义推销一些消磨人生意志,提倡“与世无争、不思进取、遁入空门”等消极人生观。更有甚者,有人用“不烧香就要倒霉运”作为一种精神枷锁套牢民众,骗取钱财。佛教的另一个方向是朝着极端化方向演变,极少数人打着佛教的名义传播极端思想,极少数信徒受到极端思想蛊惑之后采取自焚、袭击无辜等极端方式发泄情绪。顺便讲一下印度教(许多人因为佛教来自于印度而与印度教搞混了,其实他们是针锋相对的两种宗教)。印度教的出现与佛教的出现时代相近(公元前6世纪前后,略早于佛教),印度教是一种神教,大梵天神的头、上身、腿和脚对应四种种姓(把人分为四等),直到今天仍然是印度的主流意识。而佛教是一种无神教,讲究生命过程服从“人间阴间”的生死轮回,提倡人人平等。释迦牟尼佛是古印度一个小国的王子,他创立的佛教因为与主流宗教相对立而被打压,直至在印度销声匿迹。

    以上的历史事实表明,再善意的政治意识形态,如果不能保持初心、保持正确的方向,就有可能异化为给人类带来苦难的思想意识,被用来危害人类。

    我们共产党人所追求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是崇高的,但是在西方被视为“非主流思潮”,因为它并不是来自于基督教或者其他宗教的教义,而是来至于对人类社会普遍发展规律的科学总结和理论思考。虽然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宗教,但是它对于其他传统的、被统治阶层认可的社会发展理论而言具有冲击性,所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在全世界的发展历史有点类似于佛教对于印度教的发展历史。也正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具有时代的先进性,所以在工业革命之前是不可能出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中国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具有先天的群众基础——“天下为公、人人平等”是世世代代中国人的不懈追求。当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核心内容远不止于此。

    这样先进的社会发展理论与指导思想,在前苏联却被异化为权贵们操弄权力为自己服务的工具,党与人民群众的血脉割断了,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就成为一句自欺欺人的口号,这样的政党不垮台才怪。另外,一些并非具有正宗西方文明传统的国家,为了自身的利益一会儿赞成马克思主义,一会儿反对马克思主义,那就另当别论——不是出于信仰和理想而是出于狭隘利益的考量。

     我们党之所以狠抓意识形态引导不放松,狠抓“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规化、狠抓宣传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普及,之所以要求各级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主动担负起管党治党责任,不断地增强党性和宗旨意识,就是为了不忘初心,确保作为马克思主义的执政党长期履行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的承诺,并在建设强大、文明、富裕国家的同时,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世界文明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中国应有的历史性贡献。这就叫历史使命感,这就叫担当意识。我们作为执政党的重要一份子,都要主动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并在具体工作中予以落实,不能让“使命感和担当意识”停留在口头上,要落实到行动上,落实到从严管党治党的每一天、每一件事情上。

     我们把镜头拉回到现实之中。在我国,整体上的从严治党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些过去习以为常的逻辑已经不存在了,但是一些领导同志的思想观念却没有跟上。

     比如,过去国有企业经营过程中有意无意形成的损失,每过一段时间国家都会出台一些政策,以减少所有者权益的方式进行“清理与核销”,于是有些人就钻这个空子,不惜违规违纪违法向外输送利益,同时自己也捞一笔,核销后虽然“账销案存”,但是过去只要销了账,存下来的“案”就很少有人过问。现在不同了,不仅非正常损失的“案”要严肃查办,而且“账”也销不了,非要搞个水落石出不可,也就是说,要么损失挽回和风险化解后减轻处罚,要么形成事实损失而依规依纪依法处罚相关责任人并赔偿损失。同时,对于领导干部而言,出现重大风险和损失不知情是失职,知情后不阻止、不化解风险和挽回损失是渎职,也要接受相应的处罚。这一点党组已经反复强调过多次,但是还有部分同志当耳旁风。如果对所属单位存在的问题党组不闻不问,中央必然会问责于集团公司领导和党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必须做到一级对一级负责。

     还比如,以往与军方打交道,一些单位、一些同志存在通过不正之风行为搞所谓“疏通关系”,十八大之后在党中央从严治党要求推动下,整个社会大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军队整风肃纪也取得显著进展,再搞过去那一套,就等于自己拉着别人一起跳进火坑。但是,我们有些同志对此并未深刻理解,还在搞一些踩线甚至违规违纪的活动,这是非常危险的。最近,军纪委在查处军队相关人员的问题时,牵扯出集团公司内部若干单位、若干人员的问题,有些问题集团公司各级党组织作了处理,有些还在调查了解之中,并且近期类似情况还在陆续暴露。这里我引用军委装备发展部张部长的一段讲话:“我再强调一下试验鉴定领域作风建设问题。我到原总装备部工作后就听说,有些单位到试验基地搞试验,有两件事做得很不好:一是用专车拉慰问品;二是领导分工时,主要领导负责联络和协调,副职负责业务工作。我不禁要问,为什么要慰问?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分工?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我看这就是歪风邪气在试验鉴定工作中的具体反映。我在这里郑重声明,今后不管是谁,如果还要再搞这一套,就是明知故犯,顶风违纪,发现一起,严肃处理一起,绝不搞下不为例。”

     党组已经作出决定,在一定范围内对中央专项巡视以来党组和所属单位各级党委对于部分同志违规违纪问题的处理与处分情况进行通报,也主要是为了持续保持同志们的思想警觉,不要以为巡视过去了就平安无事了。中央一再明确发出信号,对于违规违纪言行的查处,只会越来越严、越来越重。希望各单位党委持续强化警示教育,保持住“不敢”态势,逐步形成“不能”的围栏,最终实现“不想”的目标。从严治党是一项政治任务,中央对于从严治党不力的干部和党组织已经开始问责,希望大家在自觉的境界上开展好管党治党各项工作,不要触发党组从严治党问责的条件。一旦触发党组从严治党问责条件,将依规依纪作出处罚。

     同志们,我对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国理政、从严治党的要求,对《党章》《准则》《条例》的学习还是初步的,体会也很肤浅,讲出来主要为了抛砖引玉,引起大家的深入思考,促进集团公司管党治党工作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Copyright(C)Shanghai Aisino Co.,Ltd 上海爱信诺航天信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07017135号

公司地址:钦州北路1198号82号楼 3-5楼 电话:021-54263111